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动态

电商平台的下一个增长点在哪里?

时间:2022-03-25 10:49:18    来源:义乌新华     浏览:
摘要:近两年,拼多多启动“百亿专项”补贴农业,以资金、科技投入的方式,重仓农业。拼多多为何如此关注农业?

3月21日,拼多多发布2021年度财报。截至去年年底,平台的年活跃用户数达到8.687亿,较同期增长10%。同时,平台年交易额达到24410亿元,同比增长46%。在整体电商增速放缓、线上流量见顶的背景下,这样的增速实属难得。

但这还不是最值得关注的。

2021年全年拼多多收入达141亿,是总营收增速的2.48倍。

不难看出,这背后是一个亿万级的商家生态在迅猛成长,而其中的中坚力量,正来自数百年来一直被忽视的广袤农业。

近两年,拼多多启动“百亿专项”补贴农业,以资金、科技投入的方式,重仓农业。正如拼多多董事长兼CEO陈磊在财报分析时所说,公司会将重心从营销转向研发,追求高质量发展,重点投资农业。

拼多多为何如此关注农业?

01

电商生态的新血液

近两年,农产品相关类目,在拼多多上呈爆发增长。

你可以拼到从固城湖直捞的大闸蟹、直采的洪湖莲藕以及丹东草莓。也许从下单到收货,只要一两天。

数据显示,仅去年上半年,拼多多上农(副)产品订单量同比增长431%。细化来看,单品销量超10万单的涉及农品已超过4000款,同比增长接近5倍;单品销量超100万单的涉农产品更是达到了30多款。

如果将拼多多比作一个森林生态,很显然这个蓬勃森林在去年涌入了诸多新生命,他们就是来自一线土地的农业卖家。

并且这种态势似乎不会有所减弱。陈磊还称,四季度利润将用于农业研发,以推动更多农产区、农户直连数字经济。

这是怎样的一组数字?

据悉,这家公司去年四季度的研发投入为20.226亿元,叠加到去年整年的数据为89.926亿元,较2020年增加了30%。

2019年,这家公司因“百亿补贴”声名鹊起,收获了大众对其重营销的评价;如今,同样是百亿,却被拼多多用于看似最苦、最脏也最没人愿意干的农业之上。

这家公司正在撕掉“营销”的标签。

02

为什么是农产品?

在“所有的行业都值得被互联网重做一遍”这句话街知巷闻时,唯一被忽视的却是农业。在2019年中国农产品各流通渠道占比中,电商渠道仅为2.8%。

实际上,作为高频刚需的典型品类,农产品正好可以为电商平台提供源源不绝的SKU。以拼多多为例,近9亿的用户面已覆盖几乎所有的互联网用户。2021年,拼多多活跃用户的ARPU为2810元,仍有较大增长空间。

对这家公司管理着近万人的掌舵者而言,这并不是一个容易下定的决策。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能深刻了解,想要将农业搬迁至互联网,不仅耗费资金,更旷日持久。

高客单,多频次,正因为相同原因,两三年来,农产品行业涌入了太多玩家。前置仓模式,社区团购模式,但大部分人都没撑到天亮前的最后一刻。

即便试图以电商的方式直连产地与消费者,大多数玩家最终只能发现掀开的是更大的“冻土层”。正如陈磊所说,“农业发展需要长期的耐心和投入。”

数千年来,中国农业形成了独特的产销形态。一方面,传统的小农耕作方式决定了其生产力难以提升;同时层层分销不断溢价,利润被分销商蚕食,小农经济与分销模式,成为农产品上行最大的痼疾。

仅以大闸蟹为例,如今已成长为一个拥有1100亿市场规模的蓝海,相比之下线上规模仅占有40亿,渗透率不足4%。

原来,当一只螃蟹从池塘被捞起后,需要经过蟹农、本地一级经销商、本地二级经销商、消费地收购商、商超等诸多环节,才能最终到达消费者手上。

比如一只三两的阳澄湖母蟹出湖价只有160元,但零售价却高达826元,这也限制大闸蟹产业的进一步发展。

即便部分地区已实现集约化耕作,但国内农业的种植方式依旧古老。

十八世纪六十年代,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改善率先诞生于工业,却始终无法延伸至农业。如今,大数据杀熟、信息茧房的情绪弥漫在互联网用户间,田间地头也同样需要数据与算法,来完成工业革命无法完成的使命。

从2020年,拼多多举办第一届“多多农研科技大赛”开始,就预示着这家公司在试图撬开农业上的锁链。

03

ROI最高的投入

拼多多百亿的决心投入,似乎也在带回巨额的回报。

传统农作物番茄,以往用竹子搭架子,有空间限制,同时施肥管理困难,导致病虫害高发,必须在4~5个月内完成采收。

后来,在“智慧温室”里,通过设置不同的温度、湿度、光照、保温层,再施以独特的“肥水配方”,番茄的采摘期被延长到了10个月,虫害率更低。

有人曾估算过,半年时间里一亩番茄地可以省去80个工,若以一个工100元算,几乎节约了农民8000元的成本。

这是第二届“多多农研科技大赛”交出的成果,一起交出的还有经AI改良的草莓,其产量提升了196.32%,且投入产出比平均值高出传统方式75.51%。

在黄土地上种出新物种的,也是一群新人。与父辈相比,他们学历颇高,往往读完了大学;并且颇通经营管理之道,善于连接上下游资源。

最主要的是他们足够年轻。

拼多多发布的《2021新新农人成长报告》显示,截至2021年10月,拼多多上1995年以后出生的涉农商家已超过12万人,在涉农商家中的占比超过13%。

他们成长于互联网时代,深谙网络营销之道且深深痴迷。正因如此,平和蜜柚、涌泉蜜橘、秭归脐橙、洛川苹果等地域品牌得以频繁出圈。

与此同时,拼多多也早已在高品质农产品和广大消费者之间打通了一条高速通道,它覆盖了中国超过300多个城市以及数亿人口。

去年此时,拼多多旗下多多买菜平均大约卖出1500万件商品,价值大约7500万元。2019年,农副产品交易额仅占拼多多总交易额的13%。多多买菜上线后的第一年,农副产品的交易额就超过了2700亿,同比上涨幅度超100%。

如此来看,拼多多财务副总裁刘珺在电话会上的那句话就变得不难理解,“长期看来,农业科技是有利于我们提高盈利能力的。”

似乎可以用“变与不变”来概括这家公司:重营销的风格变轻,对农业投入在加重;但也在坚持底线,一直守住电商基本盘精耕细作农业。

文章来源:https://www.ebrun.com/20220324/478214.shtml?eb=hp_home_lcol_ttzd

标签: